剑侠情缘,冷衣相伴

962乐游网 → 首页 → 游戏资讯 → 游戏杂谈 → 剑侠情缘,冷衣相伴

[乐游网导读]剑侠情缘,冷衣相伴

   一、侠路相逢
  站在山顶,望着皑皑白雪、人来人往以及叫嚣着的鸡鸣狗盗,一切仿佛回到了去年秋天,第一次见到她的那天……
  清楚的记得那是国庆假期的第四天,因为做了四天兼职,拿到钱之后直接去网吧充值。游戏里正在做鸡鸣狗盗的任务,站在雪地里一身寒。自从收费以来里面见到的玩家越来越少,因为免费网游的盛行让大多数人思维定势,麻木到不再用心去体会,甚至恨不得《剑网3》发钱给他们。感叹之余,一个姑娘在我面前翩翩而过,让我眼前一亮。
  不得不承认剑网3中的女角色形象的确是美(是美而非简简单单的漂亮),那种呵气如兰、轻舞若仙的气质让人难以抗拒(后来越来越多男玩家创建女角色也有部分人是因为喜欢那种感觉吧,这样就可以理解了,人分好坏妖分好坏,人妖也分好坏嘛)。可是本人天生就对此免疫,觉得好花不常开,美就多看两眼,没必要非要在一起。好比你喜欢大海,难道要面朝大海永远投入她的怀抱?
  那位姑娘叫冷衣,正蹦蹦跳跳地砍杀着怪物。我忍不住笑一声:难道打怪也是如此的快乐?(不要鄙视我,那时什么都不懂……)再没多想,便冲上去开始自己的任务。后来两个人就组队一起做任务。现在记不起当初是她邀请我还是我邀请她。以前不论其他游戏还是剑侠情缘一直都是我一个人独自闯荡,从不组别人(而纳闷儿的是别人也从不组我,向我张某人的人品没那么差吧)。而这次呢?是我人品大爆发还是头脑大爆炸?其实也没必要寻根问底,当剑侠情缘到来的时候,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两个人一起打怪速度的确提高不少,何况是两个剑宗!但是问题又暴露出来了,《剑网3》是我接触的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3D网游,操作对我来说是捉襟见肘。冷衣蹦跳着打怪,怪就朝她奔去,我的视角却不能及时的调整过来。怪物惨叫一声横尸荒野,冷衣却叹口气:“唉,你一下也没打着……”我脸上的温度正在以能觉察的速度上升着……

  两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做着任务。冷衣告诉我,之前她是七秀,因为每次打架都是首当其冲成靶子,所以这次换成了纯阳,我说我就喜欢纯阳的潇洒飘逸,世外高人都是这个样子的,现实中我也挺钟情道教。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终于都完成了任务(鸡鸣狗盗身上任务物品的爆出率实在是低),这时冷衣调皮的玩起了表情,两个人又是猜拳又是作揖,她还在地上画圈圈诅咒我,我便给她上柱香。她为我弹奏一曲,我一个飞吻让她又羞又恼。如此玩闹一阵子便回去交任务。

  原来游戏可以这般有趣!在与朋友提起这段往事时我不禁赞叹道。

  由于初入江湖对地图并不熟悉,再回去的路上我坚定不移跟个保镖似的忠心耿耿跟在冷衣后面。她走我走,她停我停。

  冷衣说:你多大啦?

  我说:二十。

  冷衣说:得,又是一个师兄。(《大话西游》中二当家的纳闷儿:哎,为什么要说‘又’呢?)接下来你要做什么任务?

  我翻看了一下任务列表,说道:我还有兰若的任务没做呢。

  冷衣“哦”了一声。

  我说:你先去做你的任务吧,等我做完了就去找你。这句话是真心的绝非什么三十六计欲擒故纵之类,只是不想浪费她的时间影响她升级。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那个凄凉啊,走远了到哪里去找你?

  冷衣说好,然后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视线中。我也转身离开。

  这时却又“听到”了冷衣的声音:往里走会看到一个水潭,越过去一直走就到兰若废墟了。你怕不怕鬼啊?

  我笑着说:不怕,人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都不怕我害怕什么鬼。

  冷衣说:以前有个师兄带我任务的时候就吓了一跳(怎么又是师兄?!我才是如假包换的……)。待会儿若兰会让你看她的脸……

  我吸了一口冷气:她的脸怎么了?(是不是绝美至极看了会流鼻血?)

  冷衣说:她根本就没有脸,哈哈(汗!这小丫头……)

  去了之后果然如冷衣所讲。若兰蹲在地上让我给她找胭脂盒,招回来她让我看她的脸……没看到。回去交任务,顺便拿了一张老君的符去除魔卫道。

  问题有鬼魅一般出现了。那张符我怎么也注入不了真气,冷衣一步步的给我讲解,还是不成。我一气之下胡乱一弄居然成了,然后发现居然是误解了冷衣的意思,心里那个狂汗。

  冷衣说:你真是迟钝。

  我不好意思的说:一时失误而已,平时我还是蛮机敏的……

  把符交给上官博玉,又奉命去铲除妖孽。

  冷衣说:你好慢啊!

  我说:不慢啊,正蹑云逐月呢。

  冷衣说:这么久了还没做完任务,还不慢?

  我无语中。对若兰使用符后,她突然现出原形狰狞可怕,一时让我慌了手脚。那个美丽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冷衣这小丫头还玩倩女幽魂?很轻松的任务就完成了。

  我很吃惊的说:你……你怎么来了?

  冷衣不满的哼一声:你反应还真不是一般的迟钝哎,我一直跟在你后面你都不知道。你就不会回头看一眼吗?!

  再一次无语中。想我张某人平日的能言善辩跑到哪里去了,不过话说回来冷衣说的都有道理,让我百口莫辩。

  冷衣沉默一会儿说道:看你这么迟钝,还有什么任务没做的我带你去吧。

  我心里那个气啊,如果是在现实中的话,我一定狠狠地弹她的头几下以解心头之恨。还好是在游戏中,牙根儿痒痒一番就行了。我说:还有于睿的几个任务。

  她说:走。

  我应声跟随。

  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像一首淡淡的歌。
 

#p#副标题#e#
 

 二、伊人何处

  由于路上聊天我都是停下来再打字,耽误了一点儿时间,等我到达苍龙岭时,冷衣正在鼎上打坐,见我来了说道:见了本大仙还不拜上两拜。

  我规规矩矩的跪地一拜。原本想冷衣会说几句好听的,没想到这小丫头忽的站起身生气的说:没骨头!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苍天啊,大地啊,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渠沟。本想让她高兴高兴,不想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我真是傻逼呵呵!

  交了任务我说道:冷衣,你先去做你的任务吧,不用管我了。

  冷衣再次沉默。许久之后她说:转过身去!

  虽然不知道又要搞什么名堂,我还是顺从的转过身去。谁知,小丫头对着我的屁股狠狠地踢了一脚。她一边跑一边喊:跟上!我在后面气不过,不住的诅咒她走路摔跟头、走路摔跟头。

  聊天里不住的有人讨论NPC的称号,玉虚子是谁,于睿叫什么。我也注意到冷衣头上有冲虚二字。冷衣对我说:你是什么?

  我说:不知道,在哪里可以看到?

  冷衣说:你打开人物,点击名字下面的小狮子。快看看,你究竟是肾虚啊还是胃虚。

  我一边不乐意的嘟囔着一边打开了称号。原来是“灵虚”,不错不错。

  冷衣说:你师父好像就是刚才那个上官博玉。还是我的冲虚好,多有活力啊,呵呵。

  后来,很久之后的后来,我又得到了一个称号“不语”,两个称号合在一起成了“不语灵虚”。多言无益,言多有失,不语不语,是为灵虚。倒像是十六字真言。

  于睿的任务做完后,她却说要下线了。我还没来得及挥手告别,她已在我眼前消失,好像从没有来过,空留一地的落寞。可是心里那异名的感觉告诉自己她来过并存在着。

  那天晚上做完纯阳的任务顺利出师,然后满世界没心没肺的乱逛,专拣简单的任务做。只是,一点也不快乐,像是小时候应付作业一般。

  第二天早早的上线继续乱逛。不知多久之后系统提示冷衣上线。我问她在哪儿,她说在纯阳宫打坐呢。我马上施展神行千里返回纯阳,在纯阳宫前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找到她,在一边坐了下来。我倒是真的闭目养神了一番,睁开眼却不见了冷衣……

  我说:你怎么不打坐了?

  冷衣说:时间够了,我去做任务。

  我说:我去找你。

  冷衣说:不用,我不喜欢别人帮我。

  我说:呵呵,那你真是雷锋转世,比喜欢别人帮你却帮别人。

  话已至此我也不好再说什么,策马离开纯阳。只是不知冷衣在离开的时候有没有回头看一眼……

  漫无目的的瞎走了。就像是灯光下的飞蛾,一下一下的碰撞着,一次一次被灼伤着,却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出路,不停的飞不停的撞。聊天框里又看到了冷衣的发言:今天纯阳的扶摇在落雁峰赵海峰处。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策马飞奔回纯阳。

  远远的便看见她在挥动着长剑,身法灵活,剑气凌厉。我一个蹑云逐月冲到冷衣面前,挡住强盗的攻势,三五下把他打倒。我转身望着冷衣,沉默不语。

  她叹口气:唉,你还是来了……

  我说:嗯。

  她问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我说:我看到了你的发言,心想你应该就在这附近。

  冷衣笑几声:呵呵,你的迟钝有所改善啊

  我:……(这是夸我啊还是变着法儿的骂我?)

  冷衣说:你的这把剑真漂亮!

  这是冷衣对我手中紫电剑的称赞。我马上换了一把,想把紫电送给她,结果不行。

  我说:想把剑送给你的,没想到绑定了不能交易,郁闷。

  冷衣说:当然了。你的迟钝看来是无药可救了。

  我:……

  趁她不注意,我朝她的屁股也是一脚。冷衣气道:报仇来了!

  这一次的合作就默契多了,每一次都是我引怪,这样就不会视角乱转找不着北。正是“两个人相互辉映,光芒胜过夜晚繁星,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在打怪过程中掉落了一本秘笈,按理说应该是归冷衣所有的,可我鬼使神差的却投了点。冷衣接着便放弃了争夺,秘笈归我。我心里那个恼啊!

  冷衣笑着说:这下你可以卖不少钱了。

  我说:这里面赚钱好难啊,买匹马就剩几金了。

  冷衣说:我是挣钱多不存钱,花钱如流水,呵呵。你把秘笈卖掉不就有钱了么。

  我想起来背包里还有一本少林的秘笈,加上刚才这本,我一并放进交易栏中。我想把它们送个冷衣。可是冷衣拒绝……

  冷衣突然摆出了一个桌子,忘记叫什么宴了,唯一的一次。她说:以前吃过鸿门宴,那真是,我在背后就是一刀,哈哈哈。

  我不懂……冷衣又说道:待会儿要和家人一起赏月去了。

  我说:有家人陪伴真好。

  冷衣问:你没有回家吗?

  我说:没有,学校离家很远,坐车太累了便没回去。

  冷衣说: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冷衣的意思我能明白,只不过这两句诗是说重阳节的而非中秋,这小丫头也有糊涂的时候)

  我笑道:你是在向我炫耀你掌握的诗词吗?

  冷衣说:有吗?真搞不懂,以前学了那么多诗词有什么用。

  这一点我举双手赞成。平日本人也是饱览诗书,可是连泡妞都用不上,可见是多么的可悲!有这个工夫还不如玩玩《剑网3》呢。

  好想去日轮,去看月光……

  日轮山城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去过,但从那时起便成了我努力的方向。我也想和你一起赏月,好想好想,好想好想。

  我马上就要下线了……冷衣突然说道。

  我故作潇洒的说:嗯,再见。我也要走了。说完翻身上马,黄膘马一声长嘶,绝尘而去。

  在走了几米之后,我转身,心想冷衣一定在含情脉脉的注视着我离开。可是她早已消失。

  或许,她真的急着离开。

  或许,是我盯屏幕太久一时眼花没看见她。

  或许,她正躲在角落里偷偷地笑。

  或许……或许,是我太自作多情了……
#p#副标题#e#
       三、此去经年

  “江湖历险,纯阳御剑。剑侠情缘,冷衣相伴。”

  这十六字一直作为我的QQ签名使用。当时的想法好天真:有冷衣陪伴着,纵马江湖,同舟共济,举案齐眉。不需要很多钱,不需要好的装备,骑马欣赏各地美景,纯阳白雪、万花花海、日轮月景、小桥流水,一起抄录遗迹碑帖……像是热恋中的男女幻想着结婚后的幸福生活。

  这一切的一切是多么的美好。只是这般的幸福在现实中都恍若泡影,何况是虚拟的游戏?而且我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时间的破坏力是不可抗拒的。

  那日离别之后,我便开始做作业画大图。接下来的课程也是越来越紧张,甚至要用一个月时间来设计方案,其惨烈程度可想而知。开始规规矩矩的生活,开始麻木的思索,开始目标清晰内心却很迷惑。再也没有充足的时间玩《剑网3》,脑海中冷衣那活泼俏皮的身影也是越来越模糊。

  12月份,我在官网上看到一个让我激动不已的消息:日消费模式开始了。心里开始打算着:下学期使用日消费模式,即使每天很忙周末却可以多玩一些时间,练生活技能、读书、抄碑帖,真正的融入到大唐中而非浮躁的打打杀杀。

  问题又来了,我应该去旧服还是新服?选择新服的话,在收费前升到五十级以后再玩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和金钱,之前错过的一些东西也可以补偿。可是,我的冷衣还在那里呢!

  原来,从没有把你遗忘。

  原来,在记忆中你变得越发的闪亮。

  原来,时间无敌,唯有刻骨铭心的记忆和绵绵无绝期的思念可与之对抗。

  可是,朋友的一番话却如当头棒喝,让我猛然惊醒,带着百般无奈万般眷恋来到了新服。朋友说:“你对她的念念不忘我可以明白,她知道吗?或许你早已成为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再见面也不一定会有丝毫的感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而且已经过去两个多月,只怕她早已满级,早就有其他人陪在她的身边,就算她记得你,你的出现不只是让三个人尴尬么?重新开始吧!”

  一笑一叹,寻觅时,已去了千里。

  一俯一仰,留恋处,却湿了衣襟。

  曾经是冷衣相伴,现在伊人已去,空留满目疮痍和一地落寞,身上的单衣透着清寒,手中的利剑闪着寒光。一切是这般的凄凉无助。

  而这不过是三个多月的时间,却从凉爽的秋天到了寒冷的冬天,从09年跨越到10年。正是因为中间隔着年坎儿,使得这一段情缘如此的可望不可即,如此的身心俱惫肝肠寸断。俯仰之间,已为陈迹,来不及怀念就已经被悼念。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总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四、明月依然

  昔日年少(电信三区纯阳宫张若阳)初入江湖,无知而无忧。剑舞轻扬,恍若阳光般欢快。江湖历险,纯阳御剑。剑侠情缘,冷衣相伴。

  如今沧桑(电信二区英雄泪张若虚)再入江湖,痴情却忧郁。泪落剑锋,竟似龙吟般悲壮。若虚无欲,天人合一。奈何有情,潦倒一生。

  悲莫悲兮生离别,乐莫乐兮新相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此去经年月依然,侠路相逢结情缘。泪落河汉清且浅,脉脉无语水犹寒。

  年少痴狂动凡念,奈何此情需问天。待得情至相逢时,不羡鸳鸯不羡仙!

  有梦不觉江湖远么?为何我一个人的江湖如此的广阔荒芜?

  我知道我一直在等待,可是等待什么?

  等待某个人昙花一现般简单的停留还是萍水相逢分分合合的缘?

  等待着蓦然回首处的灯火阑珊还是被称为奇迹的概率为零的事情的出现?

  秋叶青等待着李复的软言细语,谷之岚等待着祁进的恍然大悟,何潮音等待着山石道人的回心转意……曾经一段段令人为之动容的情和缘,终究被岁月腐蚀的斑驳粗糙,被我们称为——等待。

  还有什么必要等待下去?

  想起纳兰容若的一句流传最广的词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是啊,初次见面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好,没有瑕疵没有争吵,唯一吸引人注意的是那璞玉般温润的美好。

  是啊,许久未见再次相逢,说是无缘偏偏又相见,说是有缘心底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淡。相逢不语,会是多么的伤感?小晕红潮,曾经多么的妩媚?待将低唤,能否袒露心扉?蓦然回首,伊人是否还在?

  是啊,我们在一次次的惘然中错过,在一次次的错过中醒悟,终有一日明白了那份感情面对着自己的内心,却不知该向谁提起。心底暗恋的男子,或许正陪伴在他人身旁;朝思暮想的姑娘,或许正依偎在别人的怀抱。此情可待,寸断肝肠,形同陌路,天各一方。

  是啊,漫长生命中那一个个的情缘是如此的短暂,短暂情缘中那一个个的回忆是如此的鲜活。纵使情已了缘已尽,那一段段的回忆仍旧如同红色蒲公英开遍生命的角角落落。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拥有最美好的记忆就足够了……

  可是,出自同一首词中的容若的另一句却鲜为人知:比翼连枝当日愿。

  嘴上说的没心没肺,只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仙剑四》中韩菱纱的一段话让我不禁黯然,纠结的感情瞬间得到释然。她说:“其实,那些都只是借口,他已经比以前懂事好多,是我……是我自己离不开他……”

  看到此文的大侠,如果有在电信三区纯阳宫的,如果有认识冷衣或者是见过她的,请告诉她,曾经那个反应迟钝的张若阳,真的真的很想念她!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